gruhh4e9p[1]
Fiction

太虚幻境

This is a Chinese translation of my short story “The Dreamers” by 轻歌慢语 (“Breathed slow language”). The translator compared his translation to a “砖” or a brick, which I thought was an endearing image.

对于侦探庄Z来说,在这样晴朗明亮的一月里,在这样窗明几净的房间里等待死神的降临,是一件很不合情理的事。他的一生都在感受着香港狭窄的街道,拥挤的人群,令人窒息的热浪。但现在他渴望能再重温一次那气味和感觉,完完整整的再体验一次:夹杂着树脂和苔藓味的前调,那是迎面扑来的360度全方位裹挟着你的潮湿闷热的空气;热情但被污染了的中调,那是源源不断涌入大气中的黑色汽车尾气颗粒物;蜂拥而来的压抑性尾调,那是由人类、工业与拥堵所带来的感觉。

    他最近一次近距离接近死亡是在35年前,当时他已完全感受到,每一次充满血腥气味的呼吸都将是他的最后一次。当时他识破出一个黑社会组织的阴谋,并揭露了他们的罪恶行径。毫无悬念地他被射中心脏。一串冗长的机械部件各就各位、连续的咔嗒声音,扳机向后拉,向前推,终于点38式左轮手枪开火了。那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死法,然而下面要讲述的可就不怎么样了。

Continue reading

Standard